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娱乐 时尚 经济 科技 旅游 汽车 教育 体育
 位置: 中国商业周刊 >> 新闻文章 >> 新闻 >> 正文
鱼,游回来了 发生在开化西坑溪和常山港的治水故事
来源:云南之声   更新时间:2014/7/25 9:38:50

图为开化清水鱼。

  开栏的话:浙江大地,依山傍水,以水、鱼为生者众。水为命脉,融会贯通,以鱼治水,是自然之法,治水之人,怀抱的则是根深蒂固的鱼水情结。在以治水促转型背景下,本报今起推出“浙水浙鱼浙人”系列报道,讲述人与水、鱼之间的故事,以及现代渔业背后的治理理念及进程。

  浙江在线07月25日讯(浙江日报记者 祝梅 通讯员 卢艳)最近记者到浙西采访,看到当地不少地方将环境治理放在经济发展的重要位置,下大气力让家乡绿山青山的容颜长驻。下面,记录的是发生在当地的两个小故事。

  禁渔引得客盈门

  在开化县长虹乡库坑村西坑自然村,村里流淌的西坑溪颇为吸引眼球:溪水清澈见底,鸭子嬉戏、红鲤畅游,若是丢一小片面包进去,成群的石斑鱼聚拢过来吃食,就更看得清这条溪,现在蕴藏着多少活力。

  守住这条绵延8公里清溪的,是村民间默默相守的一个约定,而想到这个约定的,就是现在的村支书江利钟。

  江利钟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起以前这条溪里鱼很多,那时的西坑溪,鱼已经难得见到。待他长大,溪水的状况更是糟糕。"你看,这条河上有三座桥,放在几年前,这就是条臭水沟,堆满建筑垃圾、生活垃圾,我们过河压根儿不用打桥上过。"他说。

  家门前这条溪如何重现祖辈时的繁盛?这个问题一直盘桓在江利钟心里。到2009年,新任村支书未满一年,他顶着村里拉高压线时欠下的3万元外债,咬了咬牙,花了6000元买回两头猪。

  那一天,村里广播通知村民们到村委会来领猪肉,分发的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份猪肉另有用意:“领了这份猪肉,以后,溪里的鱼不许再捕了,要是违反,就自己去买猪肉,分给村里其他人。”从那天起,“禁渔”的约定,就成了村民们共同的承诺。这个承诺像是对历史的致敬:县志记载,早在光绪年间,开化各地盛行禁潭风俗,立碑公禁的就有26个河潭。

  “这条溪原先没有这些阶石的。”江利钟说,垃圾要靠人工一趟趟挑走,清理河道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但不少建筑材料反而“变废为宝”,利用这些原料,2009年下半年,西坑溪拦起河坝,清澈的溪水呈现出分明的层次。

  水清澈起来后,很快便有了鱼的踪迹。为防止有人按耐不住,最热的7、8、9三个月,村里都会派人值班。“开始的确还有人暗地里想去电鱼,我们没收电瓶,但给村民一些补偿,”江利钟说,这么一做,村民们都不好意思再违反规定,村里的小孩也都遵守约定,不仅主动劝止不知情的游客,还跑来问江利钟,“鱼不能抓,那溪里的青蛳和虾我们能抓吗?”“当然可以抓!”他说,小孩子们护渔的热情,反而因此更加高涨。

  随着一则水清鱼多的网络视频广泛流传,“禁渔”的共识为村里带来了想不到的财富。“慕名来我们这里看鱼、吃鱼、买鱼的游客越来越多,有一批上海的游客,每年都要自驾游到我们村来。”江利钟说,溪里的鱼不能捞,但家家户户门前引水坑塘里养的清水鱼却得到游客的青睐,去年一个夏季,村里就吸引了2万多名游客。

  “一个小坑塘,不用花太多心血照料,一年就能增收3000元。”江利钟说,村里的清水鱼现在每斤的售价为20元,一条鱼做做好,可以卖到150元,新开的一间农家乐试营业2个多月,已有了20万元的营业额。去年年底,他号召村民们种下8000多株桃树,计划用3年时间在山上种下5万株桃树,把清水鱼和采摘游结合起来,以后,他还打算发展出更多的休闲项目,吸引更多游客来感受村里的山水魅力。

  崇敬自然、人鱼共欢,乡规民约成为开化发展生态的助推力。眼下,开化已有六成乡镇实行禁渔,到2015年年底,禁渔将扩展到开化全县域。

  自发护渔保生态

  眼前皮肤黝黑的青年名叫许华春,今年38岁,他的爸爸许林富,是一名普通的渔民,也是常山县紫港街道护渔大队的队长。

  许华春的童年在常山港度过。夏天的时候,每天凌晨一两点钟,父亲便会和母亲一起出港捕鱼,到五六点钟天空泛白,船内已是一片丰收之景。“那会儿常山港的鱼还很多,有时候一网下去甚至能抓到百来斤鱼,40、50斤更是常事,周边还有100来户跟我家一样的渔民。”

  到上个世界90年代初,情况开始改变。电站大坝和防护堤等涉水工程的建造,也对河道进行了“拉直”改造,鱼类的生存环境受到了挑战。“有句老话叫‘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许华春说,蜿蜒曲折,让水流有缓急之分,水流缓的地方因此沉淀下砂石,聚集有机肥、让水草生长,既是鱼类的饵料,也是它们产卵繁衍的地方,这样的环境越来越少。同时,随着化工厂发展,大量废水被直排到河里,采砂的船只也越来越多……

  鱼少了,有时候出港四个晚上捕的鱼卖不到2000元,更可怕的是,有些鱼不能吃了。那一年,渔民出港常常遇到大面积的鱼类死亡,最严重的一次,死鱼漂了十多公里。市场上,半斤以上的鲫鱼每斤贱卖到三五元,都没有人敢买。

  许多渔民在那段时间选择了放弃以渔为生,剩下的渔民拧成一股绳儿,决定为这片养育他们的港口奋斗。与企业、采砂船交涉的同时,渔民们自发地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规范,统一了渔网的规格,只用最原生态的捕鱼方式,对捕捞对象也做出了明确规定:比如,半斤以下的草鱼、一斤以下的青鱼不能抓,河蟹要到10月中旬以后才能抓。

“那时候的常山港,非法捕捞、用电用毒来捕鱼的人很多。”许华春说,大家经常互相通气,劝阻这些行为,他的父亲作为护渔队的队长,常常接到“举报电话”,夏天的时候更是忙碌。2000年开始,渔民们约定,每户每年拿出500元来,集资购买鱼苗进行增殖放流,放流的3个月内,禁止捕捞。加上渔业部门的增殖放流,90年代以来,常山港里增殖放流的鱼苗累计达到2千余万尾。

  整治水污染的行动也逐步推进。这几年,常山港边上的化工厂开始关停、搬迁。去年起,采砂厂也开始整治,到明年将全面关停,曾经的常山港正慢慢回归。护渔队在42公里的河道里打捞垃圾、水葫芦,共同维护起常山角角落落的生态。

  许华春说,8年前,家里在常山港边建起房子,结束了住在船上的时代,自己的父亲现在依旧要天天开船出港。而对他来说,捕鱼更像是一份副业,但他坚持、也相信,护渔这件事还会长期做下去,他如是,他的下一代也如是。

车马驿新中网国华新闻网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互联网所发,如有侵权,三个工作日内处理,未经授权不得禁止复制及建立镜像

网站ICP许可:京ICP备12026475号-8

联系我们:0314-7019944

© 2014 中国商业周刊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媒体合作 | 征稿启事 |